中国风险投资网千亿国际 | 收 藏分站 | 联系我们
中国风险投资网 > 投资环境 > 一个不受限制的梦想家是否比一个骗子更危险?

一个不受限制的梦想家是否比一个骗子更危险?

2016年12月25日 02:48    网站管理员024

  一个不受限制的梦想家是否比一个骗子更危险?

  贾跃亭想法宏大,敢于进行资本游戏,有人认为他是骗子,也有人认为他是梦想家。但事实只证明了一点——这是一个极富冒险精神的人,冒险精神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成功的企业家还必须驾驭风险。

  长期以来,整个乐视集团的决策权高度系于贾跃亭一人,董事会形同虚设,无人可以对贾跃亭形成制衡。在外界看来,这或许是乐视今日危机的一个根源。

  刘弘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2014年贾跃亭回国,提出要做汽车,当时召开了一次管理层会议。“非上市公司也无所谓董事会,也没有什么董事会,都是管理层来投票。”

  刘弘说,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多数人,都投出了反对票。“但在乐视控股,投票基本上是没什么用。”

  一位乐视体育的管理层人士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称,乐视的文化不是民主的文化,这是一家战略决定组织的公司,在重大战略决策上,基本上都以贾跃亭的意志为主。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化。”刘弘说,因为一旦掌舵人决定了,大家都会全力以赴去执行。

  贾跃亭在11月7日接受腾讯科技的采访时说,乐视在定大战略时没有民主,都由他来决定,但在战术执行上高度民主,甚至拖延。

  上述乐视网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当时他说服自己的理由是,“2012年老贾决定做电视,当时也是很多人反对,最后不也做成了吗?”他说,在乐视待久了,抗压能力会大大增强。这种压力不是来源于职场或者竞争对手,而是公司突如其来的各种风波。

  这三年间,乐视高速扩张,为了吸引外部人才,贾跃亭设了上百个总监职位,目前整个乐视员工总数约1.5万人,而在2015年的员工人数为6000人。“2014年高峰的时候,公司有200个总经理,上百个VP。”一位乐视的老员工称。

  一面快速扩张,另一面老板依然严格控制公司的每一笔账目进出。在2015年前很长一段时间内,5000元以上的报销都需要贾亲自签字。

  支撑贾跃亭以一对多说服全公司的,除了他长期在乐视内部形成的绝对权威,更有他本人的坚定“信念”。他始终相信,自己不是坐在火山口上,而是坐在金矿上;他相信自己以上市公司为轴展开的产业链整合会创造商业奇迹;他相信,当年他经历的所有风波、所冒的风险、所过的坑,都过了,这一次也不会例外。他在公众和基层员工中的口头禅是——“我们也许会成功,也许会死在成功的路上”、“没有乐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”。

  贾跃亭十几岁就帮父亲在小作坊拉火炉炼钢,经历过最底层的生活。从县级地税局的最底层员工,一路到山西垣曲再到太原,做过印刷、钢材、教育,开过砖厂、电脑培训机构以及快餐店。凭借着敏感的商业嗅觉和勇气,30岁的贾跃亭已在太原某地标建筑租了一层楼做办公室,发展了几百号人,是当时山西著名的通讯系统集成业务商。

  贾跃亭认为山西容不下他的梦想,2003年,他带着一个司机、一辆本田商务车及150万元人民币,和一位河北籍贯的合伙人一起来到北京创业,并遇到了刘弘。

  刘弘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早期公司日子过得很艰难,拿手中的片源和运营商或是运营商子公司合作,对方收SP的费用,适当给返点。当时他们三人共同租住在北京紫竹桥一处简陋民居,“有一段时间公司融资没到位,现金流断了,大裁员。当时他就把自己关在一个黑屋里好几天,冥思苦想公司的未来。” 刘弘说,那时候贾跃亭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伟大的企业家。

  据一位贾跃亭在北京时期的合伙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早年公司(北京西伯尔)发展的所有资金几乎都来自银行贷款,他会想尽办法去贷款来发展新业务而并不在意公司的真实收入。当时跟着贾创业的人陆续走了,包括他在内,因为看不到任何希望,只有刘弘还留在贾身边。

  刘弘说,2005年他和贾跃亭去北京郊区蟹岛团建,河塘上有几座供游客娱乐的铁索桥,贾跃亭选了其中最难的一座桥——桥的底部是镂空狭窄的三角铁,彼此之间又相隔较远。贾跃亭刚跳了两三个,就掉进河塘,鞋子没进淤泥。“大家都让他别玩了,但他执意要过,最后掉下去了五六次,终于过了。最后双手手掌的虎口全部裂开,手上都是血。” 刘弘说,他不是为了赢,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超越自己,证明自己可以越挫越勇。

  “他定好战略,只要不是特殊情况发生不可抗力,这个战略就一定会执行下去。”刘弘说。

  一位乐视的副总裁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以前公司内部总是担心突然再出来一个第八生态,直到近期贾跃亭明确在内部表示,乐视生态的布局就到金融为止。“这对内部员工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转变。”他说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郑志刚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称,乐视今天遭遇到的风险是必然的,由于公司内部缺乏制衡,导致风险过度集中。同时也说明,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两道防火墙的作用都未发挥。

  “我希望能形成一个制衡的机制。”刘弘说,公司马上会进行一轮组织的调整,几个月内会宣布。贾跃亭在11月7日的采访中表示,公司会通过降低速度、推动全员持股、坚定实施员工末位淘汰、加强对内部人浮于事现状的管理、统一销售平台、解决各部门之间交叉管理的现象,同时提高高层之间的协同,通过这一系列措施,来解决管理问题。

相关阅读:


分享到: 更多
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加盟代理 诚聘英才 常见问题 留言反馈 投资人服务  联系我们 广告价目表 旧版栏目

中国-深圳 中国风险投资网--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- 2015 中国风险投资网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

中国风险投资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

versign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网站备案 网上交易保证